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首页 -> 中华杞乡 -> 行业动态
“杞迹”之源远流长 ——中宁枸杞探秘一
2018-07-05   
                                                从远古走来的东方神树
作者:李华

中宁枸杞的最早记载见于《山海经》。《山经西山经》载“西次三经之首,曰崇吾之山,在河之南,北望冢遂,南望【遥去辶】之泽,西望帝之捕兽之丘,东望【虫焉】渊。有木焉,员叶而白柎,赤华而黑理,其实如枳,食之宜子孙。”据考,崇吾之山即今天宁夏中宁县南端的中卫香山、中宁天景山,这是中宁枸杞在史籍中的第一次露面。

《山海经》是中国上古博物志,传大禹治水时将所历之地的山川地貌和风物特产一一记录了下来,治水成功后召集散布于华夏大地的逾万部落会集于会稽(范围广、规格高、严肃性强,有部落首领因迟到被杀),各述各地山川河流、地形地貌、风物特产、神话传说,汇而成《山海图》,铸九鼎,刻山海图于上,伯益释山海图而成《山海经》。一说为巫师、祀官踏勘记述而成。《山海经》所载风物故事最早始于三皇五帝时期,《山海经》中记载的“天帝”,最早居于西北昆仑山,其部落分支自昆仑山向北方草原、南方盆地、东方平原逐渐扩散,衍生出数量众多的新的部落。据此推断,中宁枸杞应当是在我国远古人类的第一次迁徙中就被发现的,此后就被人类长期服食,至禹载入典籍。

上古时期即为特产

《山海经》中关于“枸”、“杞”、“芑”的记载均有多处,但均非中宁枸杞。如《海内经》“下有九枸,其实如麻,其叶如芒”的“枸”当为枸橼,或为高大乔木;小华之山“其木多荆杞”的“杞”当为杞柳,陆机《疏》云:“杞,柳属也,生水傍,树如柳,叶粗而白色,理微赤,故今人以为车毂。”东始之山“有木焉,其状如杨而赤理,其汁如血,不实,其名曰芑,可以服马”,显然不是枸杞。惟“崇吾之山”枸杞与中宁枸杞特征符合,“有木焉,员叶而白柎,赤华而黑理,其实如枳,食之宜子孙。”《陸机·草木疏》“苦杞,秋熟,正赤,服之轻身益气,此是枸杞。”此当为中宁枸杞。

中宁枸杞称谓由来

《山海经》中所载中宁枸杞即无名称,“枸杞”之名首出于《神农本草经》。明李时珍云:“枸杞,二树名。此物棘如枸之刺,茎如杞之条,故兼名之。”由此可见,古之杞、枸非枸杞,枸杞亦非杞、枸。有刺之枸当为枸橼子、枸橘,“枝有短硬棘刺,其实为枳”者;如茎之条当为杞柳,陆机《疏》云:“杞,柳属也,生水傍,树如柳,叶粗而白色,理微赤,故今人以为车毂。”古书有“千载枸杞,其形如犬,故得枸名”一说,因中宁枸杞性状功效与“枸”、“枳”、“芑”均相去甚远,借用杞名、形犬名枸一说更符合实际情况。由此可勾画中宁枸杞的称谓由来,“初无名,因其茎如杞,借杞之名,以杞名之;为示区别,以其刺如枸,其形如犬,渐得枸名,是为枸杞;枸杞之名既盛,杞、枸之名反衰,而用枸杞之名,人均以枸杞名之”。简而言之,中宁枸杞本无名称,最早借用了“杞”的名字,因不能准确指代和区分本就不同的物种,又因形状物,迭加了“枸”的名称,发展形成了“枸杞”之名;由于枸杞的特殊功效和珍稀名贵,“枸杞”这个名称被人们熟知,成为高热度词汇,原本以“枸”、“杞”为名的枸类、杞类植物以及多地零星分布、现统称为中华枸杞的枸杞类植物都沿用了这个名称。这个名称应当形成于战汉时期,也就是《诗经》所言“北山之杞”至《神农本草经》所载“枸杞”之间。

中宁枸杞源流溯考

中宁枸杞的历史十分悠久,考察中宁枸杞只有以产地为纵轴,以药用为横轴,才能厘清它的源流与传承。自《山海经》记载的“崇吾之山枸杞”始,历《诗经》载“北山枸杞”、 《神农本草经》载“枸杞”、西夏典籍载地产药材“西夏枸杞”,元明“宁夏枸杞”,清“宁安枸杞”,至新中国成立以来的“中宁枸杞”止,中宁枸杞一脉相传、生生不息。史书记载中的“苦杞”、“白棘”、“枸棘”,形态与中宁枸杞极为相似,但因未标明产地与功效,应为中宁枸杞异地引种后的变异品种。原产地中宁枸杞历史上经历了两个大的发展阶段,自远古时期至明中叶之前,为野生状态,果实为“苦杞”;明中叶之后,为人工种植阶段,果实为“甜杞”。不论“苦杞”还是“甜杞”,一脉相承、历几千年不变的是其惊人的功效与药用价值,中宁枸杞自古以来就是唯一入药枸杞。

此杞非彼杞

历史记载中的很多“枸杞”,并非今天的中宁枸杞。《山海经》共有10座生长着枸杞、芑、杞及类似植物大山,仅有“崇吾之山枸杞”与中宁枸杞特征符合,其它如东始之山“有木焉,其状如杨而赤理,其汁如血,不实,其名曰芑,可以服马”,小华之山“其木多荆杞”,不周之山“爰有嘉果,其实如桃,其叶如枣,黄华而赤柎,食之不劳”等,均与中宁枸杞大相径庭。《诗经》中言“杞”“芑”者十,仅“言采其杞”者为中宁枸杞。据《康熙字典》记载,《诗》有三杞:《郑风》无折我树杞,柳属也。《小雅》南山有杞,在彼杞棘,山木也。集于苞杞,言采其杞,隰有杞桋,枸杞也。现在看,集于苞杞、隰有杞桋的上下文对应均为高大乔木,此杞亦应为杞柳。除此之外,甲骨卜辞、周易卦辞中的杞,如《易·姤卦》“以杞包瓜”,《孟子》“杞柳”,《左傳》“我有圃、生之杞乎”,皆为杞柳。《左傳·襄二十七年》“杞梓皮革,自楚往也”,此是山木。即自战汉枸杞作为专属名称以后,虽为一名,同样还有食用药用之分。唐初孙思邈《千金翼方》、唐末韩鄂《四时纂要》、宋陈元靓《博闻录》、元《农桑辑要》、明刘基《多能鄙事》、朱橚《救荒本草》、徐光启《农政全书》所载枸杞,均为食用枸杞,所食部位为枸杞嫩叶:“苗嫩时采食之”,种“如种菜法”,收“如剪韭法”,“春苗恣肥,五月老硬”,“勿令长茎,即不堪食”,“一年可五度剪”,而此“枸杞”,均注明了原产地,“取甘州者为真,叶厚大者是”“子取甘州者”,说明这种食叶枸杞即今土库曼枸杞,亦即植物学上的新疆枸杞,既非原产地中宁枸杞,也不是现在新疆、青海地区引种的中宁枸杞。而食用枸杞选种时需要区别的“有刺叶小者是白棘,不堪服食,慎之”,“有刺叶小者,名枸棘,不堪”,应当是当时中宁枸杞的引种变异植物,因当时如生长在原产地的“中宁枸杞”,仍然处于“苦杞”阶段,是具有药用价值的产果、药用枸杞,而非食叶的食用枸杞,再次说明中宁枸杞自古以来就是唯一入药枸杞。

中宁枸杞的五次规模化异地引种

作为一个具有高度智慧和探索精神、农业医学药学长期领先世界的民族,中华民族对自然界植物资源的发现和改造从未停顿。中宁枸杞是我国中医药体系中的“上药”“不老药”“养命之药”,《山海经》载“食之宜子孙”,《神农本草经》载“味苦寒,主五内邪气,热中,消渴,周痹。久服坚筋骨,轻身不老”,《食疗本草》称枸杞“坚筋骨,去虚劳,补精气”,《本草汇言》载“枸杞能使气可充,血可补,阳可生,阴可长,风湿可去,有十全之妙焉”,《本草纲目》记载:“(枸杞)能补肾、润肺、生精、益气,此乃平补之药。”“春采枸杞叶,名天精草;夏采花,名长生草;秋采子,名枸杞子;冬采根,名地骨皮”, 枸杞根皮(地骨皮)“能泻肝肾虚热,能凉血而补正气,治五内邪热,吐血尿血,咳嗽消渴,外治肌热虚汗,上除头风痛,中平胸肋痛,下利大小肠。”古人对中宁枸杞不是当作一般药材利用,而是把它作为珍贵药材和高级滋补品来对待。如此妙物不被聪慧勤劳的古人异地引种是不可想象的,而事实也是如此,最早自西周时期始,中宁枸杞就可能被异地引种。

中宁枸杞的第一次规模化异地引种,应当就发生在西周时期。据《诗经》考,周王室贵族对“北山之杞”极为重视,喻其为君子,专派官吏组织采集;而且珍贵稀有,仅出现在祭祀和高规格聚会等场合;采集运输路途遥远,采杞官吏不堪其苦。这种情况下,人们不可能不尝试引种,很显然这个时期的引种是不成功的,因为在此后很长时期内,只要中宁处于中原政权的版图之内,入药枸杞就一直没有出现特别标注产地的记载。这一时期的引种开启了中宁枸杞异地引种的先河。

中宁枸杞的第二次异地引种应当发生在西汉初年。政府大规模连续性大力发展林业,“凡可植之木均广种”,从哪方面讲,中宁枸杞都没有理由不被引种。当然,这一次引种也没有成功,仅仅为内地输入了食叶为用的土库曼枸杞,但却留下了中宁枸杞异地引种的变异品种,为此后中宁地区隔绝于中原版图期间药用枸杞替代品的出现打下了基础。南北朝出现了常山枸杞,北宋时期出现了陕西枸杞,明初出现了甘州枸杞,此均为中宁枸杞的异地引种品种。上述各地原产枸杞品种分别为土库曼枸杞和中华枸杞,记述中的枸杞从形状性质上看,并非地产枸杞,与今天河北地区、甘肃青海引种的中宁枸杞极为相似,“无刺”、“甘美异于他处”、“其子圆如樱桃,暴干紧小,少核,干亦红润甘美,味如葡萄,可作果食,异于他处者”。异地引种品种虽性质变化,药效不及,品质下降,但聊胜于无,在受战乱割据产量流通限制市面上没有正宗原产地中宁枸杞的时候,人们只能转而求其次,用异地引种遗留下来的中宁枸杞变异品种替代入药,也算没有办法的办法了。有赖于中宁枸杞的强大生命力和顽强适应力,但胜在分布广、品种多,一个替代品退化以后就会有新的替代品补上来,最初“取常山者为上”,“后世惟取陕西者良”,“又以甘州者为绝品”,“今大抵以河西者为上也”。 

中宁枸杞的第三次大规模异地引种发生在中宁枸杞人工栽培成功之后的明清时期。按照中华民族的世界观和自然观,对如此珍贵的药材进行人工驯化,是十分必然和必要的;作为药材,人工驯化后能存活、有药效且药效接近或达到原植物野生状态下的药效,才能称之为成功。可以想见的是,中宁枸杞的人工驯化由来已久,至明方至成功,而且这次成功是历史性和划时代的,人们貌似破译了中宁枸杞的神奇密码,按照这个密码进行复制后,中宁枸杞的性状、药效、品质、口感都得到了极大的提升,人工栽培使野生状态下偶尔一见的品质优异、稀有零星植株第一次实现了规模化生产。原产地人工栽培的成功,极大地提高了中宁枸杞异地引种的成功率,至期末至民国时期,异地引种成功的中宁枸杞如河北天津一带引种成功的“津枸杞”,青海甘肃地区引种成功的“甘枸杞”,已经形成了一定的规模,具备了商品化生产和商业化流通的条件,开始流入市场。但遗憾的是,异地引种无法复制中宁枸杞的药效密码,所产枸杞在经历了短暂的鱼目混珠、搭车流通之后,很快就淡出市场,归于消亡。由于临床使用时间极其短暂,人们只知道异地引种枸杞不具药效、不能入药,至于是不是继承和保留了中宁枸杞药食同源的一部分特性,是不是无毒无副无害,可以放心食用,则没有更多的研究和记载。这次异地引种是从“原产地为药而异地为棘”转为“原产地为药而异地为果”的第一次明确记载,也是“正品中宁枸杞”和“赝品中宁枸杞”同时流通的首次记载。

中宁枸杞的第四次和第五次大规模异地引种都发生在新中国成立以后。建国之初,全国一穷二白,百废待兴,迫切需要积累建设资金。传统名贵中药材作为为数不多可供出口的产品,被列入出口换汇计划,中宁枸杞迎来了又一次大规模异地引种。受技术条件限制,这次异地引种时间很短,没有什么大的成果。最近的一次引种发生在最近几年。虽然中宁枸杞的药效密码仍然无法复制,引种枸杞依然无法入药,但这次引种是在现代农业、市场、技术条件下进行的,引种枸杞的种植规模大、总产量高,对原产地中宁枸杞的品牌、口碑、形象、渠道和市场都造成了不小的冲击,影响了正宗原产地中宁枸杞的健康、有序、良性发展。面对鱼龙混杂鱼目混珠的枸杞市场,我们有必要正本清源,把正宗原产地中宁枸杞与外地引种中宁枸杞区分开来,建设好正品与赝品、药杞与果杞两个市场,保护好、发展好老祖先留给我们的这一宝贵资源,使之良性发展,世代相传,更好地造福人类,永远呵护人们的健康。

【编辑】:周伟
  领导之窗
U020160111643356786910.jpg
书记:赵建新
县长:陈宏
  中宁新闻
  图片新闻
教育局:我县在2018年全区中...
教育局:我县心理咨询师国家...
  要闻速递
主管:中共中宁县委宣传部  主办:中宁县互联网新闻信息中心

电话:(0955)5038686 传真(0955)5021826 邮箱:znxcb_xxzx@163.com 宁icp备140009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