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首页 -> 中国枸杞之乡 -> 历史文化
枸杞文化溯源:原来这植物里边大有学问
2018-09-05   光明网
    枸杞子自古就被称为“生命之树”。据流传于我国秦汉时期的《神农本草经》载:“枸杞子……久服,坚筋骨,轻身不老,耐寒暑。”明代药物学家李时珍根据宋代《广韵》对枸杞子的记载,在其《本草纲目》中说:“春采叶,名天精草;夏采花,名长生草;秋采子,名枸杞子;冬采根,名地骨皮。食枸杞气可充,血可补,阳可生,阴可长,火可降,风可祛,有十全之妙焉。”从以上医药宝典的记述中可以看出,在古人心目中,枸杞子在强身健体、益寿延年方面堪称极品、神品。古人的这种认识也是源于对枸杞历史文化的长期积累、实践与总结。由此可见。枸杞子的种植、食用历史确实源远流长!

  枸杞子到底始种于什么时代?现今流行的一些文章说:枸杞子最早见于我国2000多年前的《诗经》,并据此论断枸杞子种植历史有2000多年。这种说法与史实不符,失之偏晚。

  就古代文献记载而言,枸杞子最早见于殷商时期的甲骨文,当时被称为 “杞”。

  武丁时期的卜辞载:“癸巳卜,令登赉杞。”

  祖庚、祖甲时期的卜辞载:“己卯卜行贞,王其田亡灾,在杞;庚辰卜行贞,王其步自杞,亡灾。”

  帝乙、帝辛时期的卜辞载:“庚寅卜在女香贞,王步于杞,亡灾;壬辰卜,在杞贞,王步于意,亡灾。”

  对上述甲骨卜辞中的“杞”字,甲骨文名家罗振玉依据《说文解字》解释说:“杞,枸杞也,从木己声。”甲骨卜辞中关于殷商时期农田生产的内容颇多,卜辞中有“田”、“作大田”的记载,还有“黍”、“稷”、“麦”、“稻”、“杞”等农作物丰歉的记载,他们经常进行占卜。甲骨卜辞中关于枸杞的记载,就是殷商帝王这种心态的反映。甲骨卜辞中的“杞”字,有的也可能指姓氏、地名、国名,但追根溯源,作为姓氏、地名、国名的“杞”字,应源于人们对具有神奇作用的“杞”树的崇拜。他们以“杞”树作为植物图腾,以“杞”作为姓氏、地名或国名。据《史记》等典籍载:“杞氏”为“夏禹之后”。“杞”字见载于殷商甲骨文,其种植年代必在甲骨文之前。这说明人们在夏禹时代就已经认识杞树,崇拜杞树了。由此可知,枸杞子的种植、采摘、食用至少也有约4000年的历史了。

  20世纪70年代以来,陕西岐山县周原等处陆续出土了大批先周及西周早期的甲骨卜辞,其上契刻有卜祭、卜出入、卜田猎、卜丰歉等事项。这些卜辞与殷商甲骨卜辞在时代上一脉相承,在内容上基本相同。特别是西周甲骨卜辞的一些内容与《诗经》的一些内容能够完全互证,如《大雅·文王有声》篇中的“考卜维王,宅是镐京,维龟正之”,《大雅·绵》篇中的“爰始爰谋,爰契我龟,日止日时,筑室于兹”,其内容就与甲骨卜辞的相关占卜内容完全相合。而《诗经》中关于枸杞的诗作至少有七篇:《国风·将仲子》的《无折我树杞》,《小雅·四牡》的《集于苞杞》,《小雅.木大杜》的《言采其杞》,《小雅·南山有台》的《南山有杞》,《小雅露》的《在彼杞棘》,《小雅·四月》的《隰桋杞桋》,《小雅·北山》的《言采其杞》。

  以上七篇诗中的“杞”字,均指现今所说的枸杞子。西周上承殷商。殷商甲骨卜辞中的一些“杞”字,如罗振玉等甲骨文专家所言,是指枸杞子。这一解释,在《诗经》中得到了充分的证明。《诗经》把枸杞子与贤惠的君子、忠贞的爱情、情感的家园、力量的源泉、尊贵的地位等精神向往紧密联系起来,任意比兴,纵情歌咏。从《国风·将仲子》的《无折我树杞》看,西周时期杞农已有了自己的枸杞园子,公开说“我的枸杞是不允许别人折摘的”。这说明,人工种植枸杞子在西周时期已经出现。特别是在《诗经·湛露》篇中,诗人将沾满露水珠的晶莹鲜红的枸杞子与神圣的宗庙祭祀和盛大宴饮联系在一起,使人感到枸杞子与酒成了红红火火的***象征。这说明在西周时代,枸杞子就已进入人们的精神与物质世界,融入当时的社会生活。由此上溯,殷商甲骨卜辞中出现枸杞子的记载不但事出必然,而且是开了《诗经》歌咏枸杞子的先河。

  《诗经》是中国最早的诗歌总集,记述的大抵是西周初期至春秋中期的事情,其中许多篇章系周人所作。20世纪80年代以来,宁夏中卫狼窝子坑的西周墓葬、车马坑证明,西周王朝的疆域已北越今六盘山,到达今宁夏黄河南岸的海原、中宁、中卫地区。《诗经》七篇歌咏的枸杞子在什么地方,其中六篇很难确指,唯独《小雅·北山》可考,其歌咏、采摘的应是今宁夏中卫市及其毗邻地区山川原野上生长的枸杞子。该诗篇名《北山》,开篇头两句就是“陟彼北山,言采其杞”,意思是说登上北山那高梁去采枸杞。关于诗中的“北山”,《山海经第十三.海内东经》载:“泾水出长城北山,山在郁郅长垣北。”《山海经》所说的“长城:北山”,即指“郁郅长垣”北面的“北山”。“郁郅长垣”即今宁夏固原长城。固原长城北面的“北山”,即今六盘山北支及其余脉,亦即横亘于今海原县、中宁县及中卫香山地区的低山丘岭区。这一带的山脉,在《山海经》中被称作“长城北山”,在《诗经》中被称为“北山”。这一称呼延续时间很长。《三国志‘魏书》载:“(诸葛)亮跨渭登原,连兵北山,隔绝陇道,摇荡民夷,此非国之利也。”上文中的“渭”即渭水;“原”即大原,今称固原、原州;“北山”即今宁夏固原六盘山北支及余脉;“陇道”即穿越今宁夏海原、固原的六盘山古道。《三国志》说如果诸葛亮统兵渡过渭水,进入固原,占据六盘山北陲及其余脉的陇道关隘,就切断了曹魏从中原通往河西的陇山大道。由上可知,这一地区被称作“北山”由来已久。这块低山丘岭区,古今都是盛产枸杞子的好地方。《山海经·西山经》等篇对枸杞子也有多处记载,指的还是这块地方及其毗邻地带种植的枸杞子。

  从古文献记载看,“杞”树与“枸”树是两个不同树种,《诗经.小雅》“南山有杞”、“南山有枸”就是明证。枸树亦称拐枣,属李科,系落叶乔木。其果实绛褐色,可酿酒。古人将其鲜果封**缸自然发酵,酿成酒后,芳香四溢,甘美醇厚,称为“枸酱酒”。据《史记》中《华阳国志》记载,西汉建元六年(公元前135年),鄱阳令唐蒙出使南越,南越人用蜀地“枸酱酒”招待了他。“枸酱酒”甘美异常,唐蒙问清了它的产地及销路,回长安后上疏汉武帝,建议统一西南疆域,并献上他带回来的“枸酱酒”。汉武帝品尝了“枸酱酒”后感觉味美异常,乃拜唐蒙为中郎将,率兵入蜀,征服了西南夷,建制了七郡。

  “杞”树果实从夏商以来就是人们种植、食用的珍品果实与佳酿美酒的原料。汉代已将酿造美酒的“枸”树果实与“杞”树果实比美,称“杞”树为“枸杞”,其意就是盛赞“枸”树果实酿造的“枸酱酒”同杞树果实酿造的美酒一样甘美异常。这说明“杞”树的果实同“枸”树的果实一样,都是酿造美酒的绝好原料。

  据考古发掘,河南伊川遗址出土了距今8600-8800年的红陶三足钵,这是我国目前发现的最早的食用饮酒器具。在我国的磁山文化,三星堆文化、大汶口文化中,出土了距今5000-7000年的杯、觚、壶等陶器或青铜器。山东莒县发现了距今约5000年的酿酒器具。河南伊川南寨遗址属夏朝第五代国君少康(杜康)活动的地方,这里考古发掘出土了夏朝时期的大批精美绝伦的陶制酒具、酒器,这应是“杜康造酒”的印证。以上说明,酿酒在我国夏朝或夏朝以前就已开始。枸杞作为天然酿酒的原料,在殷商甲骨卜辞中多有记载,这是枸杞子作为夏商酿酒原料之一的直接证据。殷商甲骨卜辞对枸杞子与酒的记载与夏商时代社会风气喜好饮酒的上古文献记载是完全一致的。

【编辑】:
  领导之窗
U020160111643356786910.jpg
书记:赵建新
县长:陈宏
  中宁新闻
  图片新闻
县国土资源局全力开展扫黑除恶
农牧局:县种子公司从实用着...
  要闻速递
主管:中共中宁县委宣传部  主办:中宁县互联网新闻信息中心

电话:(0955)5038686 传真(0955)5021826 邮箱:znxcb_xxzx@163.com 宁ICP备18000997号

640521020000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