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首页 -> 中华杞乡 -> 历史文化
中宁枸杞探秘录
2018-07-04   李华
  “杞迹”之源远流长 ——中宁枸杞探秘一
    

  从远古走来的东方神树  

  中宁枸杞的最早记载见于《山海经》。《山经西山经》载“西次三经之首,曰崇吾之山,在河之南,北望冢遂,南望【遥去辶】之泽,西望帝之捕兽之丘,东望【虫焉】渊。有木焉,员叶而白柎,赤华而黑理,其实如枳,食之宜子孙。”据考,崇吾之山即今天宁夏中宁县南端的中卫香山、中宁天景山,这是中宁枸杞在史籍中的第一次露面。

  《山海经》是中国上古博物志,传大禹治水时将所历之地的山川地貌和风物特产一一记录了下来,治水成功后召集散布于华夏大地的逾万部落会集于会稽(范围广、规格高、严肃性强,有部落首领因迟到被杀),各述各地山川河流、地形地貌、风物特产、神话传说,汇而成《山海图》,铸九鼎,刻山海图于上,伯益释山海图而成《山海经》。一说为巫师、祀官踏勘记述而成。《山海经》所载风物故事最早始于三皇五帝时期,《山海经》中记载的“天帝”,最早居于西北昆仑山,其部落分支自昆仑山向北方草原、南方盆地、东方平原逐渐扩散,衍生出数量众多的新的部落。据此推断,中宁枸杞应当是在我国远古人类的第一次迁徙中就被发现的,此后就被人类长期服食,至禹载入典籍。

  上古时期即为特产  

  《山海经》中关于“枸”、“杞”、“芑”的记载均有多处,但均非中宁枸杞。如《海内经》“下有九枸,其实如麻,其叶如芒”的“枸”当为枸橼,或为高大乔木;小华之山“其木多荆杞”的“杞”当为杞柳,陆机《疏》云:“杞,柳属也,生水傍,树如柳,叶粗而白色,理微赤,故今人以为车毂。”东始之山“有木焉,其状如杨而赤理,其汁如血,不实,其名曰芑,可以服马”,显然不是枸杞。惟“崇吾之山”枸杞与中宁枸杞特征符合,“有木焉,员叶而白柎,赤华而黑理,其实如枳,食之宜子孙。”《陸机·草木疏》“苦杞,秋熟,正赤,服之轻身益气,此是枸杞。”此当为中宁枸杞。

  中宁枸杞称谓由来  

  《山海经》中所载中宁枸杞即无名称,“枸杞”之名首出于《神农本草经》。明李时珍云:“枸杞,二树名。此物棘如枸之刺,茎如杞之条,故兼名之。”由此可见,古之杞、枸非枸杞,枸杞亦非杞、枸。有刺之枸当为枸橼子、枸橘,“枝有短硬棘刺,其实为枳”者;如茎之条当为杞柳,陆机《疏》云:“杞,柳属也,生水傍,树如柳,叶粗而白色,理微赤,故今人以为车毂。”古书有“千载枸杞,其形如犬,故得枸名”一说,因中宁枸杞性状功效与“枸”、“枳”、“芑”均相去甚远,借用杞名、形犬名枸一说更符合实际情况。由此可勾画中宁枸杞的称谓由来,“初无名,因其茎如杞,借杞之名,以杞名之;为示区别,以其刺如枸,其形如犬,渐得枸名,是为枸杞;枸杞之名既盛,杞、枸之名反衰,而用枸杞之名,人均以枸杞名之”。简而言之,中宁枸杞本无名称,最早借用了“杞”的名字,因不能准确指代和区分本就不同的物种,又因形状物,迭加了“枸”的名称,发展形成了“枸杞”之名;由于枸杞的特殊功效和珍稀名贵,“枸杞”这个名称被人们熟知,成为高热度词汇,原本以“枸”、“杞”为名的枸类、杞类植物以及多地零星分布、现统称为中华枸杞的枸杞类植物都沿用了这个名称。这个名称应当形成于战汉时期,也就是《诗经》所言“北山之杞”至《神农本草经》所载“枸杞”之间。

  中宁枸杞源流溯考  

  中宁枸杞的历史十分悠久,考察中宁枸杞只有以产地为纵轴,以药用为横轴,才能厘清它的源流与传承。自《山海经》记载的“崇吾之山枸杞”始,历《诗经》载“北山枸杞”、 《神农本草经》载“枸杞”、西夏典籍载地产药材“西夏枸杞”,元明“宁夏枸杞”,清“宁安枸杞”,至新中国成立以来的“中宁枸杞”止,中宁枸杞一脉相传、生生不息。史书记载中的“苦杞”、“白棘”、“枸棘”,形态与中宁枸杞极为相似,但因未标明产地与功效,应为中宁枸杞异地引种后的变异品种。原产地中宁枸杞历史上经历了两个大的发展阶段,自远古时期至明中叶之前,为野生状态,果实为“苦杞”;明中叶之后,为人工种植阶段,果实为“甜杞”。不论“苦杞”还是“甜杞”,一脉相承、历几千年不变的是其惊人的功效与药用价值,中宁枸杞自古以来就是唯一入药枸杞。

  此杞非彼杞 

  历史记载中的很多“枸杞”,并非今天的中宁枸杞。《山海经》共有10座生长着枸杞、芑、杞及类似植物大山,仅有“崇吾之山枸杞”与中宁枸杞特征符合,其它如东始之山“有木焉,其状如杨而赤理,其汁如血,不实,其名曰芑,可以服马”,小华之山“其木多荆杞”,不周之山“爰有嘉果,其实如桃,其叶如枣,黄华而赤柎,食之不劳”等,均与中宁枸杞大相径庭。《诗经》中言“杞”“芑”者十,仅“言采其杞”者为中宁枸杞。据《康熙字典》记载,《诗》有三杞:《郑风》无折我树杞,柳属也。《小雅》南山有杞,在彼杞棘,山木也。集于苞杞,言采其杞,隰有杞桋,枸杞也。现在看,集于苞杞、隰有杞桋的上下文对应均为高大乔木,此杞亦应为杞柳。除此之外,甲骨卜辞、周易卦辞中的杞,如《易·姤卦》“以杞包瓜”,《孟子》“杞柳”,《左傳》“我有圃、生之杞乎”,皆为杞柳。《左傳·襄二十七年》“杞梓皮革,自楚往也”,此是山木。即自战汉枸杞作为专属名称以后,虽为一名,同样还有食用药用之分。唐初孙思邈《千金翼方》、唐末韩鄂《四时纂要》、宋陈元靓《博闻录》、元《农桑辑要》、明刘基《多能鄙事》、朱橚《救荒本草》、徐光启《农政全书》所载枸杞,均为食用枸杞,所食部位为枸杞嫩叶:“苗嫩时采食之”,种“如种菜法”,收“如剪韭法”,“春苗恣肥,五月老硬”,“勿令长茎,即不堪食”,“一年可五度剪”,而此“枸杞”,均注明了原产地,“取甘州者为真,叶厚大者是”“子取甘州者”,说明这种食叶枸杞即今土库曼枸杞,亦即植物学上的新疆枸杞,既非原产地中宁枸杞,也不是现在新疆、青海地区引种的中宁枸杞。而食用枸杞选种时需要区别的“有刺叶小者是白棘,不堪服食,慎之”,“有刺叶小者,名枸棘,不堪”,应当是当时中宁枸杞的引种变异植物,因当时如生长在原产地的“中宁枸杞”,仍然处于“苦杞”阶段,是具有药用价值的产果、药用枸杞,而非食叶的食用枸杞,再次说明中宁枸杞自古以来就是唯一入药枸杞。

  中宁枸杞的五次规模化异地引种 

  作为一个具有高度智慧和探索精神、农业医学药学长期领先世界的民族,中华民族对自然界植物资源的发现和改造从未停顿。中宁枸杞是我国中医药体系中的“上药”“不老药”“养命之药”,《山海经》载“食之宜子孙”,《神农本草经》载“味苦寒,主五内邪气,热中,消渴,周痹。久服坚筋骨,轻身不老”,《食疗本草》称枸杞“坚筋骨,去虚劳,补精气”,《本草汇言》载“枸杞能使气可充,血可补,阳可生,阴可长,风湿可去,有十全之妙焉”,《本草纲目》记载:“(枸杞)能补肾、润肺、生精、益气,此乃平补之药。”“春采枸杞叶,名天精草;夏采花,名长生草;秋采子,名枸杞子;冬采根,名地骨皮”, 枸杞根皮(地骨皮)“能泻肝肾虚热,能凉血而补正气,治五内邪热,吐血尿血,咳嗽消渴,外治肌热虚汗,上除头风痛,中平胸肋痛,下利大小肠。”古人对中宁枸杞不是当作一般药材利用,而是把它作为珍贵药材和高级滋补品来对待。如此妙物不被聪慧勤劳的古人异地引种是不可想象的,而事实也是如此,最早自西周时期始,中宁枸杞就可能被异地引种。

  中宁枸杞的第一次规模化异地引种,应当就发生在西周时期。据《诗经》考,周王室贵族对“北山之杞”极为重视,喻其为君子,专派官吏组织采集;而且珍贵稀有,仅出现在祭祀和高规格聚会等场合;采集运输路途遥远,采杞官吏不堪其苦。这种情况下,人们不可能不尝试引种,很显然这个时期的引种是不成功的,因为在此后很长时期内,只要中宁处于中原政权的版图之内,入药枸杞就一直没有出现特别标注产地的记载。这一时期的引种开启了中宁枸杞异地引种的先河。

  中宁枸杞的第二次异地引种应当发生在西汉初年。政府大规模连续性大力发展林业,“凡可植之木均广种”,从哪方面讲,中宁枸杞都没有理由不被引种。当然,这一次引种也没有成功,仅仅为内地输入了食叶为用的土库曼枸杞,但却留下了中宁枸杞异地引种的变异品种,为此后中宁地区隔绝于中原版图期间药用枸杞替代品的出现打下了基础。南北朝出现了常山枸杞,北宋时期出现了陕西枸杞,明初出现了甘州枸杞,此均为中宁枸杞的异地引种品种。上述各地原产枸杞品种分别为土库曼枸杞和中华枸杞,记述中的枸杞从形状性质上看,并非地产枸杞,与今天河北地区、甘肃青海引种的中宁枸杞极为相似,“无刺”、“甘美异于他处”、“其子圆如樱桃,暴干紧小,少核,干亦红润甘美,味如葡萄,可作果食,异于他处者”。异地引种品种虽性质变化,药效不及,品质下降,但聊胜于无,在受战乱割据产量流通限制市面上没有正宗原产地中宁枸杞的时候,人们只能转而求其次,用异地引种遗留下来的中宁枸杞变异品种替代入药,也算没有办法的办法了。有赖于中宁枸杞的强大生命力和顽强适应力,但胜在分布广、品种多,一个替代品退化以后就会有新的替代品补上来,最初“取常山者为上”,“后世惟取陕西者良”,“又以甘州者为绝品”,“今大抵以河西者为上也”。

  中宁枸杞的第三次大规模异地引种发生在中宁枸杞人工栽培成功之后的明清时期。按照中华民族的世界观和自然观,对如此珍贵的药材进行人工驯化,是十分必然和必要的;作为药材,人工驯化后能存活、有药效且药效接近或达到原植物野生状态下的药效,才能称之为成功。可以想见的是,中宁枸杞的人工驯化由来已久,至明方至成功,而且这次成功是历史性和划时代的,人们貌似破译了中宁枸杞的神奇密码,按照这个密码进行复制后,中宁枸杞的性状、药效、品质、口感都得到了极大的提升,人工栽培使野生状态下偶尔一见的品质优异、稀有零星植株第一次实现了规模化生产。原产地人工栽培的成功,极大地提高了中宁枸杞异地引种的成功率,至期末至民国时期,异地引种成功的中宁枸杞如河北天津一带引种成功的“津枸杞”,青海甘肃地区引种成功的“甘枸杞”,已经形成了一定的规模,具备了商品化生产和商业化流通的条件,开始流入市场。但遗憾的是,异地引种无法复制中宁枸杞的药效密码,所产枸杞在经历了短暂的鱼目混珠、搭车流通之后,很快就淡出市场,归于消亡。由于临床使用时间极其短暂,人们只知道异地引种枸杞不具药效、不能入药,至于是不是继承和保留了中宁枸杞药食同源的一部分特性,是不是无毒无副无害,可以放心食用,则没有更多的研究和记载。这次异地引种是从“原产地为药而异地为棘”转为“原产地为药而异地为果”的第一次明确记载,也是“正品中宁枸杞”和“赝品中宁枸杞”同时流通的首次记载。

  中宁枸杞的第四次和第五次大规模异地引种都发生在新中国成立以后。建国之初,全国一穷二白,百废待兴,迫切需要积累建设资金。传统名贵中药材作为为数不多可供出口的产品,被列入出口换汇计划,中宁枸杞迎来了又一次大规模异地引种。受技术条件限制,这次异地引种时间很短,没有什么大的成果。最近的一次引种发生在最近几年。虽然中宁枸杞的药效密码仍然无法复制,引种枸杞依然无法入药,但这次引种是在现代农业、市场、技术条件下进行的,引种枸杞的种植规模大、总产量高,对原产地中宁枸杞的品牌、口碑、形象、渠道和市场都造成了不小的冲击,影响了正宗原产地中宁枸杞的健康、有序、良性发展。面对鱼龙混杂鱼目混珠的枸杞市场,我们有必要正本清源,把正宗原产地中宁枸杞与外地引种中宁枸杞区分开来,建设好正品与赝品、药杞与果杞两个市场,保护好、发展好老祖先留给我们的这一宝贵资源,使之良性发展,世代相传,更好地造福人类,永远呵护人们的健康。

  
“杞迹”之杞能载道 ——中宁枸杞探秘二
    

  中华民族讲求“道法自然”和“人定胜天”。伏羲观天画八卦,文王拘而演周易,仲尼晚而作易传,中国古人注重研究和发现自然界的运行规律,是为“道”,进而据“天道”而制定人类对待生命对待人生对待万事万物的思想意识和行为规范,是为“道法自然”。正是这种“天生万物济苍生”、世间万物皆可用的认识论,才有了中华民族的探索精神,有了神农尝百草和伟大的中医药体系,也才有了《山海经》的“食之宜子孙”,有了中宁枸杞的源远流长。中宁枸杞的发源和自然繁衍得益于“道法”,中宁枸杞的人工栽培同样得益于“道法”。中宁枸杞的人工栽培在中宁枸杞发展史上是一件了不起、划时代的大事,正是人工栽培使中宁枸杞由“苦杞”变为“甜杞”,走上了提高药效、扩大产量、不断改良、可传可承、永续利用的轨道。没有中国传统道德世界观和认识论、方法论的指导,就没有人们对中宁枸杞人工栽培的孜孜以求,就没有中宁人民通过对野生枸杞生长习性长期观察而总结出的栽培方法,破译的枸杞密码,当然也就没有今天的中宁枸杞了。今天的人们,应当感谢古人“道法自然”为我们发现并保留了中宁枸杞这一珍贵的中医药资源。

  无“道德”,不药杞  

  古人对中宁枸杞的钟爱,是从“道德”高度出发的。中宁枸杞正是得益于中国传统道德的衡量标准、价值观念,才能在中医药学说形成伊始就跻身上药之列,并且在中医药几千年发展史上历久不衰,一直身居高位、备受追捧。孔子云:一阴一阳之谓道,中宁枸杞药品“色赤而内汁”,是水与火完美一体的象征;药性平,符合中国古人“中庸之道”的道德标准;药味甜中有苦、苦而回甘,有人生百味、甘苦一体之妙;药效上滋阴补阳、扶正祛邪、耐寒防暑、生精益气,集合了中华“道德”关于人体健康的基本认识和观念,因而才被奉为“中药之上药”“养命之药”“十全之药”;药用价值上也是“全身是宝”,《本草图经》即载:“春夏采叶,秋采茎实,冬采根。”,入药之始就是全株入药、各有功效,此法一直沿用至今。凡此种种,几乎满足了中国古代道德关于“天赐神药”的一切标准,《诗经》“湛湛露斯,在彼杞棘。显允君子,莫不令德。”将其喻为道德君子,历代文人医家呼其为“为君,主养命以应天,无毒。多服、久服不伤人。欲轻身益气,不老延年者”之“上药”,“上品功能甘露味, 还知一勺可延龄”之上品,“气可充,血可补,阳可生,阴可长,风湿可去”的“十全之药”,“神药不自闭,罗生满山泽”的“神药”,“芥花菘菡饯春忙,夜吠仙苗喜晚尝”“神草如蓬世不知,壁间墙角自离离”的“神草”,“不知灵药根成狗,怪得时闻吠夜声”的“灵药”,“僧房药树依寒井,井有香泉树有灵”的“灵树”,“仙苗寿日月,佛界承露雨”“地仙蜕骨归何许,独有梭花三四树”的“仙药”,“天生灵草生灵地,误生人间人不贵”的“灵草”,极尽赞美歌称颂。中宁枸杞从自身的神奇功效到蕴含的美学价值,都引发和寄托了古人对于道德的追求,成为了中国传统文化的“网红”。近年来,中宁枸杞在国外又迅速成为“网红”食品,倍受追捧,这是否也昭示着中华文化的走出国门、发扬光大呢?

  无“道地”,非药杞  

  中国人认为“一方水土一方人”,中医药讲究“一方水土一方药”,“道地”是中医药理论中最基础最重要的一个体系。《神农本草经》载:药有“土地所出,真伪新陈”之分;《内经》从理论高度上作了阐释:“岁物者,天地之专精也,非司岁物则气散,质同而异等也”;《本草经集注》总结前人药学成就发现:“诸药所生,皆有境界。多出近道,气力性理,不及本邦。所以疗病不及往人,亦当缘此故也。蜀药北药,虽有未来,亦复非精者。上党人参,殆不复售。华阴细辛,弃之如芥”;《新修本草》进一步论述:“窃以动植形生,因方舛性,春秋节变,感气殊功。离其本土,则质同而效异”;孙思邈《千金翼方》特别强调药材的产地,指出:“用药必依土地”;寇宗奭《本草衍义》中提出:“凡用药必须择州土所宜者,则药力具,用之有据”;李东垣在多年临床经验中总结出:“凡诸草木昆虫,产之有地,失其地则性味少异”;陈嘉谟《本草蒙荃》强调:“各有相宜地产,气味功力自异寻常,一方土地出一方药也”;李时珍的道地药材观点更为明确:“性从地变,质与物迁,……沧击能盐,阿井能胶,……将行药势,独不择夫水哉?”到了清代,医家从临床上发现药物疗效不佳的原因之一就是“道地”问题,徐大椿《药性变迁论》指出:“当时初用之始,必有所产之地,此乃本生之土,故气厚而力全。以后移种他地,则地气移而性薄劣矣。”

  中宁枸杞几千年的发展中对其“道地”品质保护得非常严格,堪称中医药道地理论的首席代言人,其发展历史、现状走向和特点特色全面而生动地阐释了“道地”二字,正确体现了道地与非道地的各种区别。同名异物:植物白头翁有16种之多,仅毛茛科白头翁含皂甙能入药,枸杞之名者也有十几类之众,惟中宁枸杞能入药。同物异种:浙贝母清肺祛痰、川贝母润肺止咳,中宁枸杞药食兼用、甘州枸杞菜食之用。同物异地:长白山野山参与各地引种品种人参皂甙、皂甙单体的差别巨大,中宁枸杞与异地引种品种枸杞多糖、单糖的含量、结构大相径庭。同物异构:原产地大黄与非原产地大黄中结合态蒽醌与游离态蒽醌占比仅有高低之别,药效就有有无之分,原产地中宁枸杞与非原产地中宁枸杞中枸杞多糖与枸杞总糖占比也仅有高低之别,药效却也是有无之分,能充分说明道地药材差之毫厘谬以千里的奇特现象。

  “天生灵草生灵地,误生人间人不贵”,诗人所言未免偏颇,须知彼杞非此杞,“生灵地”的道地中宁枸杞历来珍贵,显著的道法特色、道德特征和道地特点,使得中宁枸杞备受追捧,也让越来越多的人们认识到了中宁枸杞原产地资源的珍贵。近年来,中宁县大力实施中宁枸杞原产地保护工程,从品种改良、品质提升,绿色、无公害、有机栽培,原产地认证保护、GAP标准GMP标准认证,品牌建设、产地流通体系建设等方面持续发力,取得了卓然成效。目前,中宁成为全国首批特色农产品优势区,枸杞种植面积达到20万亩,中宁枸杞被评为全国农产品十强区域公用品牌,品牌价值达161.56亿元。

  无“道理”,无药杞 

  市售正品中宁枸杞价格较高,贵有贵的道理,“物以稀为贵”、“养命之药、当以千金求之”就是中宁枸杞价格走高的道理;中宁枸杞在珍稀中药材领域率先实现产业化发展,面对的消费者数以亿计,现代市场规律、道地药材发展规律就。但是,外地消费者在当地市场很难见到正品中宁枸杞,那么,产量相当可观的正宗中宁原产地枸杞都去哪了呢?这与一个插曲有关。2008年前后,中宁枸杞凭借道地药材和药食同源两大特点,经过近二十年的打拼,形成了一个大品牌、大容量、高成长性的全国性消费市场,是中宁枸杞规范化种植、专业化营销、产业化发展的关键时期,也是中宁枸杞培养专业用户、打造高端市场、提升产业档次的发力阶段。恰恰在此时,出现了一个“插曲”。看到中宁枸杞的巨大市场前景和发展空间,受利益驱使,外地引种枸杞如雨后野草般迅速扩张,通过以假充真、以次充好,假冒中宁枸杞之名、共享中宁枸杞市场、分流中宁枸杞效益,中宁枸杞市场“被分享”、产业“被坐车”,被迫带动外地枸杞发展了十年,如今已是严重的小马拉大车,不堪重负。作为道地药材和药食同源产品,受地域和气候、水土限制,正宗原产地中宁枸杞的产量是有限的,供应量有限而需求不断增长,这本来是一个持续攀升的优质卖方市场,就是因为这个“插曲”,冲淡了中宁枸杞市场深耕细作、以质取胜的基调,被动走上了稀释扩面、靠量发展的低端路子,出现了方向跑偏、价值低估、品牌滥用的现象,高端产业滑入低端发展泥淖。在这种局面下,中宁县委、政府从保护中宁枸杞物种资源、传承国家珍贵遗产和对消费者负责、对枸杞产业负责、对中宁人民负责的高度,及时启动中宁枸杞的供给侧改革,扩大正宗原产地中宁枸杞供应,开辟“百城千店”等专营专销渠道,开通全程可追溯的质量溯源查询平台,逐步实现了正宗原产地中宁枸杞的方向回归、市场回归和价值回归。

  
“杞迹”之枸杞密码 ——中宁枸杞探秘三  

  “天生灵草生灵地,误生人间人不贵”,不知道诗人口中的“灵地”究在何方,但就“人间”来看,枸杞的唯一“灵地”当属中宁。宁夏回族自治区中宁县,地处中国大陆版图的几何中心,是西北地区东进西出、南下北上的桥头堡,境内四面环山,黄河穿境而过,地理地貌独特,风物出产迥异,四时气象万千,古今多少故事。中宁因杞而名,因出产中宁枸杞而名扬世界,是国务院命名的“中国枸杞之乡”。独特的地理环境孕育了独特的中宁枸杞,其易地必异、异地异质、无法复制的背后,必然是其无法复制的地理基因,这是中宁枸杞的千年未解之谜。为文者生于中宁、长于中宁,对中宁历史文化和中宁枸杞有一定了解,试述一二,意在抛砖引玉,欢迎各界有识之士到中宁实地考察、深入研究,共同解开中宁枸杞的千古之谜,早日破译中宁枸杞的神奇密码。 

  1、很神奇的神话传说

  相传昆仑山为中华上古万山之首、万仙之地,传说中的长生不老之果蟠桃就生长在昆仑山瑶池,此物“三千年一开花,三千年一结果,三千年一成熟”,专供上天有相当秩位之神、佛、道享用。在有关昆仑山和瑶池的传说、考证与论述中,与中宁枸杞相关的信息有:“山为龙形;山后为赤水(黄河),山前为黑水(今黑水河);山之东南有大湖,曰瑶池;瑶台位瑶池之北,为莲花状高山台地;瑶池侧有神泉(昆仑泉),自山上冰雪至出水成泉在地下蕴藏超过25年,水质清冽”。西王母专司上天刑罚与人间瘟疫,拥有不死神药,能赐人长生;不死神药即为蟠桃,"大如鸭卵,形圆色赤,表里照彻,得霜即熟。""桃味甘美,口有盈味","三千年一生实,中夏地薄,种之不生"。贾思勰《齐民要术》卷十称:"服之长生不死"。瑶池周边西高东低,西为山林,东为平谷,亦为宴迎周穆王之地;山有不死树,长于昆仑虚之西,不死树上结的果实人吃了可以不死。山有神鸟,曰鸠,曰玄鸟(青鸟),曰鹑(赤凤),曰凤凰,曰鸾鸟,以不死树之果和美玉为食”(以上综合史记、山海经、庄子、淮南子、博物志及相关史籍、今人研究论述等)。中宁枸杞与昆仑瑶池的相关记述有着惊人的吻合:中宁泉眼山即为龙形,后依黄河,前邻泽国(今为湿地,名黑水国),东南侧有大湖,今曰天池;泉眼山山脚有一处泉水,经年不息,水质清冽,出水成潭,深不可测,虽经人为大幅压缩,至今水面仍存约十余亩;泉眼山以北百里处,为传说大禹借天庭青铜神斧劈山疏水之黄河峡口,河边高山曰牛首山,山上台地曰莲花台,四周山峦状如莲花,中间台地开阔平坦,相传为释迦摩尼讲经说法之处,至今仍为西北地区佛教胜地;在天池、黄河、泉眼山、牛首山之间的狭长地带,就是中宁枸杞的正宗原产地,也是古昆仑山脉的最东端,是我国一、二级地理阶梯的分界线;中宁枸杞培育繁殖有扦插育苗快繁和籽实腐熟出苗两法,通行扦插法;宁夏银川自古至今别名“凤城”。

  以上这些资料,为流传于中宁民间的一个神话传说提供了丰富的注脚:当古之时,神居天庭而掌人间事务。昆仑瑶池西北遍植神木,蟠桃园即处其中,通过蟠桃树自身蘖生和落果腐熟,出现了大量“棘如枸之刺,茎如杞之条,紫花卵实,色如玛瑙”之物,鸾鸟凤凰喜食,功效与蟠桃无二,故名“不死树”。西王母专责人间瘟疫,每见人间瘟疫肆虐,生灵涂炭,民不聊生,人民痛苦不堪而又苦无良药,遂派凤凰衔果赐药,把不死树之种子送至人间。凤凰自瑶池沿昆仑山脉一路而东,山尽则豁然开朗,知已至人间,山前即为泉眼山,前有黑水,后有赤水,左有形似瑶台之高山,右有形似瑶池之大湖,山脚尚有形似昆仑泉之甘泉,四至之内土地肥沃,风光形胜,遂断此地即为人间福地,而将不死树种子散布于泉眼山之上,使其繁衍传播,自己也长留此地,精心守护不死神树。此说为神话,人言之皆惴惴。有学者云:“希腊神山奥林匹斯作为欧洲的众神之山是欧洲人的骄傲,希腊神话被当作历史来看待,昆仑神山则为中国人所怀疑,仅作神话,此皆因近代国弱,疑古派盛行,抹杀了上古史对中华文明起源和发展的巨大贡献。”鉴于此,关于中宁枸杞的这个传说至少可以作为中宁枸杞文化的一个内容,供所有中宁枸杞的消费者和研究者品读。

  2、很独特的地理地貌

  高原聚宝盆。中宁地处青藏高原、黄土高原、内蒙古高原、鄂尔多斯台地交接处,周接高原,地形多样;四处环山,风沙不易侵袭;特殊的地理位置使中宁地区在漫长地质变迁过程中,成为承接周边四大高原矿物质的聚宝盆,既有来自青藏高原厚厚的矿石冲积层,又有来自黄土高原的珍贵富硒土,是一个十分独特的矿藏宝库。中宁地区上古为水域,有利于四周高原矿物质的流入和沉积。中宁地区发现和出土了储量惊人的古生物化石,据研究为生物学上的“中中新世”时代,距今1200万年;中宁东南山丘上,遍布本应沉积于湖底的卵石。中宁地处黄河流域首个舒缓区和沉积区,也是发源于六盘山的清水河汇入黄河的入河口,奔流而下的河水带来了丰富的矿物质,中宁平原地区全境皆为矿石冲积层。中宁拥有532平方公里富硒土地资源,不仅面积大,富硒地层厚,达40~50厘米,而且富硒作物品质好,硒元素含量适中,多在0.225-0.5mg/kg之间,土壤偏碱性,地球化学基准值和背景值反映呈“原生态”的自然状态,富硒区生态环境好“塞上江南”独特的地质地理环境,富硒区受人为污染少,汞、镉、铬、铅、砷、锌等重金属元素均不超标。除此之外,由于周边几大高原矿物质的共同、长期汇入,使中宁地区土壤中各种矿物质和微量元素富集,堪称有色金属宝库柴达木盆地的精华版和升级版。

  塞北江南地。中宁周边大山环伺,祁连山东端余脉香山、天景山据守西南,贺兰山一脉雄踞西北,牛首山、罗山、六盘山自东环南,使得中宁地处西北高原大漠之间却气候适宜,宜居宜农,余丁早春曾是宁夏胜景;黄河自黑山峡进入卫宁平原后,因地势平缓而引河入渠,是黄河流域第一个自流灌溉区,自古就有“白马托缰”、“七星定渠”的美丽传说,古道西风瘦马和小桥流水人家在中宁同框出镜,融为一体;中宁属于温带大陆性气候,处于全国第二个日光富集区,四季分明,昼夜温差大,农作物品质优异;黄河“甜”水与清水河以及大大小小、密集分布“山水沟”带来的苦咸水混灌,赋予农作物丰富的营养成分。独特的地形、独特的气候、独特的水利、独特的土壤早就就举世无双、独一无二的“中宁枸杞”。

  
“杞迹”之传承故事 ——中宁枸杞探秘四
  
  中宁枸杞越万年而不息,历风云而弥新,与中宁这片土地的独特地理、悠久人文、特殊区位息息相关。 

  1

  地理养杞

  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聪明的中国古代先民从太阳的东升西落、气候的四季交替,得出凡大物必作与东而获于西,国之西北常出圣品的结论。中宁独特的地理气候和水土条件,加之中宁枸杞自身蕴藏的强大生命力,使这个珍贵的植物资源得以繁衍传承;在多种优势条件的共同作用下,使得中宁枸杞即使是在气候条件发生变化的时候,也能迅速调整,及时适应,避免了消亡、退化和变异。同时,中宁地处北纬37度9分-37度50分之间,正好处于神秘的北纬37度线上。北纬三十七度被史学家、地理学家奉为“神奇的纬度”,仿佛尽得大自然的灵气,它所穿行而过的地域尽是人类文明荟萃和文史胜迹聚集之地,地球上大约百分之九十的古文明发源地、百分之七十的古建筑遗迹以及绝大部分特异神奇的自然现象都集中在这一区域。地处这个神奇的纬度,也为中宁枸杞独特的地理属性再添了一抹神秘的色彩。

  2 

  人文传杞

  从旧石器时期起,中宁地区就有人类活动、繁衍,风云际会;自大禹治水起,中宁与中原地区的交融、交流、交汇就从未停止,文明兴盛。中宁及周边地区遗存了丰富的旧石器中晚期的岩画,距中宁205.1公里的彭阳县发现殷商时期诸侯大墓,说明中宁地区自古人文兴盛、历史文化悠久。中宁地区在先秦时期为游牧民族地区,秦属北地郡,西汉置询卷县,北魏属薄骨律镇,西魏设鸣沙县,北周设会州、治鸣沙县,隋设环州治鸣沙县、置丰安县;唐时先后置会州、回州、环州、安乐州、丰安军、东皋兰羁縻州、威州、丰安城、雄州,一直保留鸣沙县,先后设奉安县、丰安县;北宋时期属西夏,留鸣沙县、设贺兰军,元代设鸣沙州,属宁夏府路,在鸣沙州城设水陆两驿;明洪武时归庆王朱旃王府屯守,建文时张义堡、威武堡以西属中卫,以东属广武营和鸣沙州城,清雍正时属中卫县,乾隆时于宁安堡设渠宁巡检司。正是由于繁盛的人文活动,才使得中宁枸杞不仅造福当地人民,还能一直流传于中原地区,载入史书药典。

  3

  商贸活杞

  中宁县山河形胜、地处咽喉、襟东接西、南北通达,地理区位十分特殊,是天然的货物集散地,由此西去即进入茫茫沙漠戈壁至河西走廊,踏入万里丝路;由此东出,即分两路,一路走河运出河套而及北方少数民族地区和华北地区,一路走陆路而至中原货物集散地长安,承担着西出货物的离岸集装和东进货物的到岸分装,贸易活动十分繁盛。在悠久漫长的古代丝绸之路贸易中,一直充当了北线东端规模最大的货物离岸到岸集散地,即使在丝路东端中线南线因少数民族政权占据而被迫中断时,北线也一直保持了活跃的商业贸易,如吐谷浑人内迁安置时期、吐蕃控制时期、西夏时期等。西夏时期对过往货物课以重税,“十取其一,且必得其最上品者”,“贾人苦之,后以物美恶杂贮毛连中,其来浸熟,始厚贿税吏,密识其中下品,俾指之”,通过避税的办法保证了贸易的畅通。中宁也是北方少数民族通过丝绸之路进行贸易的唯一出口,北方少数民族政权从中原地区和南方政权手中抢掠、纳贡、贸易所得丝绸、茶叶等,从中亚西亚贸易所得香料、玉石等,均在此交易。中宁舟塔地区是北魏刁雍设置码头、首开河运之地,说明中宁水运兴起已久,且相当繁盛发达。中宁双龙山石窟留存佛像是古代丝绸之路上极具特色的文化遗存,佛像肤色各异,既有中原、藏地、北方少数民族人种特征,又有南亚、中亚、西亚、北非人种特征,反映了丝路贸易繁盛时期辐射地区之广大、贸易活动之活跃,且佛像神态各异、文化差异、性格迥异,反映了中原文化、边疆文化、东西方文化的交融、交汇、交流,是古代丝绸之路贸易繁盛场景的生动剪影。中宁地区处于中原政权控制时期,中宁枸杞主要流向国内,如西周时期贵族阶层不惜千里之遥而专门采摘北山枸杞;当中宁地区处于中原政权的治外之地时,中宁枸杞主要流向国外,西夏时期中宁枸杞就是仅次于大黄的出口土特产。从未中断的商业利用,使中宁枸杞得以传承发展,很早就走出国门,名扬海内外。

  4

  举县兴杞

  中宁枸杞传承史上,比之于崇吾山枸杞、北山枸杞、西夏枸杞名称更迭更重要的事件,是宁安枸杞的出现。宁安枸杞的出现代表了中宁枸杞人工种植时代的开启,在中宁枸杞发展史上举足轻重,处于分水岭地位,是中宁人民用巨大的牺牲和代价换回来的。中宁枸杞人工种植的最早记录已不可考,但参照菜用枸杞人工栽培的历史,中宁枸杞的人工种植应当兴起于西汉初年“文景之治”时的举国种树时期,发展于唐末菜用枸杞的没落时期,成熟于宋元西夏药用枸杞兴盛时期,至明中叶中宁枸杞被正式确定为贡品、官府明令“辟园生产”,中宁枸杞正式进入规模化、组织化人工种植时期。相比于自然野生自生自灭,人工种植使中宁枸杞进入了繁育可控、资源可控、技术可控的轨道,实现了药效增强、人工改良、规模生产目标,是中宁枸杞得以传承至今的关键一招。当时生产中宁枸杞首要条件是必须种植于清水河苦咸水与黄河“甜水”混灌土地上,这样才能保证中宁枸杞药效。为了进一步扩大生产和供应规模,当地政府组织在清水河入河口拦河筑坝,漫灌淤地,人为扩大药用枸杞种植面积,形成了清水河以东、牛首山以西、南北两山之间、黄河两岸的大片枸杞种植区,也就是今天中宁枸杞传统种植区的核心区。这样的“辟园生产”效果十分明显,历史上第一次出现了规模化的中宁枸杞种植区,为中宁枸杞的长期传承提供了足够的土地条件和物质载体。但是,拦河筑坝直接导致黄河自清水河入河口以下大幅度改道,将下游设置于西魏时期,横跨今天黄河南岸至鸣沙街之间的大片土地,西北地区重要的军事、经济、文化、商贸重镇——鸣沙州城被全部冲毁,现鸣沙塔所在地仅为当时鸣沙州城南门外的一座寺院,一个千年名城就此烟消云散、付之东流,仅仅留存于历史记载的故纸堆中。应当说自那时始,中宁就与中宁枸杞血肉一体、密不可分了,中宁就是为了传承枸杞而存在的,枸杞就是为了成就中宁而生长的。改革开放以来的40年间,中宁人民又开始了第二次举县兴杞,终于使中宁枸杞步入了历史上最辉煌的发展时期。如今,为了中宁枸杞的良性发展和继续传承,中宁人正在新时代背景下,围绕枸杞做文章,谋划中宁枸杞新篇章,为中宁枸杞的下一个600年打好基础。

  
“杞迹”之中国品牌 ——中宁枸杞探秘五
    

  1

  文化名片

  自山海经始,中宁枸杞就开始积淀丰厚的中华文化。如果从中宁枸杞的视角出发去观察时代,一部中宁枸杞发展史就是一部中国传统文化演进史,从它赤如火而实为水的水火相容、阴阳一体的外形上,全株入药、各有奇效的特点上,扶正祛邪、轻身不老的药效上,药食同源、阴阳同补的特质上,开放包容、不忘初心的传承上,天人合一、地物相称的和谐上,准确而生动地诠释和发扬着中华民族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展现了中国传统文化中哲学、儒学、美学、中医药学、社会学的主要观点和系统内容。中国古人追捧中宁枸杞,不仅仅是因为中宁枸杞的药用功能和实用价值,更是因为它象征的自然之道、君子之德、为人之本,是因为它鲜明的文化功能、审美价值和自然气质。鲜明的东方文化特征,使西方人用看待东方文化的眼光来看待中宁枸杞,称中宁枸杞为“来自于东方神秘国度的东方神果”,中宁枸杞成为东西方文化交流中代表和象征中国传统文化的一个标签、一个符号、一个品牌。如今,中宁枸杞已经成为欧美地区的“网红”产品,在欧美地区广泛销售,与当地人民的生活深度融合,在一带一路建设的大背景下,深入挖掘和研究中宁枸杞所代表的中国传统文化内涵,开发用于对外交流的中宁枸杞文化产品,塑造中国品牌,讲述东方故事,传递文化价值,使之成为一带一路国家和地区增进感情、增加认同、增强交流的文化和产品纽带。 

  2 

  中药标杆

  中宁枸杞是中医药神奇和伟大之处的最好注脚。中医药是这个星球上最伟大的知识宝库,没有之一,也是人类利用大自然的鸿篇巨制,无出其右。在中医药的天空里,世间万物皆能药、人间百病皆能医,就连灶间土、井口冰、山间露亦能治病,更何况花花草草、各种生物了,堪称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典范。中医药有着完整而系统的理论体系和验方留存,理论博大精深,方剂不计其数,记述不厌其繁,每一剂每一方,从采集、炮制、配伍、服用到症状、性状、功能、疗效,都记载的清清楚楚,条分缕析,详尽而清晰,是中华文明和中国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扁鹊称“能医未病之病为上医、能医初病之病为中医、能医膏肓之病为下医”,古人的“养心防病、养药治病、养德除病”,都是中医药按照“天人合一、道法自然”的方法研究得出的结论。察天地万物四季轮回而悟道、循道谨行修心养性谓之德,这是中医药同时也是中国文化的哲学基础和理论原点。认识了中医药,就认识了中国文化;认识中国医药,必须要用中国文化、中国方法、中国产品。源不同则流必异,如果把西医分析学说强加于它,非要拿西医的理论体系和方法标准去验证、衡量中医药,要在显微镜下看到中医药的来龙去脉和药理药效,就显得十分可笑了。按照西医分析,中宁枸杞所含营养成分并非个例,引种枸杞与中宁枸杞成分结构也很类似,按说应该可以复制和工业化生产,但中宁枸杞却药效神奇、无从解释,且秉性独特、无法复制,西方医学讲不了也讲不通中国故事、枸杞故事。依托中宁枸杞的显著药效,我们可以自豪地向全世界宣示:中医药就是这么神奇,中宁枸杞就是这么神奇。作为中医药领域的知名品牌,作为欧美地区追捧的网红产品,中宁枸杞有条件让我们的下一代和世界各国人民重新认识中医药学。输出中宁枸杞不是目的,更重要的是要让世界各地的人们通过中宁枸杞体验中华文化的博大精深,体验中国中医药的神奇之处。

  3

  自信良药

  “中医都是骗人的。”近代国弱之后曾经流行全盘否定、崇洋媚外,国内“疑古派”在津津乐道于西方创世传说、希腊神话、圣经故事的同时,却不约而同地以两个标准来否定、诋毁、攻击中华文化,西方传统文化即无实据也被人追捧,中华古代文明动辄则被弃之敝屐,把中医药这样伟大的理论和知识也归入“不可知论”。即使在思想意识多元、认识手段多样的今天,依然有人热衷于此,不知道我们的不自信已经到了何等深处。当然,对中医药的否定不是孤立的、个体的,疑古否古的背后是否定传统、切断历史、摧毁自信、亡我民族,无论国内的“疑古派”“否古派”,还是西方敌对势力,其用心都是十分险恶的。弘扬中医药文化就是对这些人最有力的回击,用中医药实实在在的神奇功效校正试听。应当看到,中医药充满神奇且行之有效,自伏羲教万民、神农尝百草始,中医药就和中华民族的生存繁衍、生生不息紧密联系在了一起,当方外之地病害肆虐、瘟疫流行,许多文明被迫中断和消亡的时候,同处一个星球上的中华民族却依靠中医药对抗天灾人祸、一次次除病去灾,使中华文明薪火相传、伟大复兴,中医药奠定了中华民族与华夏文明传承发展的物质基础和根本保障,在中国文明史、文化史上居功至伟。作为我国中医药宝库里的“上药”、“养命之药”、“不老之药”、“十全之药”,中宁枸杞有可治百病之功、立竿见影之效,而且性平温补,无毒无副,一部枸杞发展史就是一部中医药的辉煌史,让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和体验中宁枸杞的神奇功效,就能让越来越多的人认同和尊重中医药的价值、地位和作用,提高民族自信和文化自信。大力推广中宁枸杞产品和文化,对于回击国内“疑古弃古、历史虚无”、“全盘否定、全面西化”思潮具有重要历史和现实意义。

 
 “杞迹”之药杞复兴 ——中宁枸杞探秘六
  
  1 药食同源

  枸杞是我国为数不多的药食同源植物之一。能够药食同源,说明枸杞既具有治病养命的高度药效、可入药作为正规药材使用,又具有低毒低副作用的特点、可作为日常食物长期食用,突破了“是药三分毒”的一般规律,这就把枸杞使用从医药领域扩张到了日常生活领域,极大地拓宽了枸杞的使用和消费的空间,具有比拟主要农作物的巨大需求。但同时枸杞还具有一个保证药效的自我保护机制,那就是异地变异,能同时兼具药食作用者,惟原产地枸杞。这个特点和许多名贵中药材一致,是为“道地”,只不过其它中药材没有食用功能和需求,“道地”与否的辨别远没枸杞这样复杂。一方面,是食用功能和需求激发的非药用枸杞的大量生产,另一方面,是药用枸杞对产地和药效的严苛要求,造成了药用枸杞和非药用枸杞的长期并存。这就是历史上仅药用枸杞传世时期,医书药典仅以“枸杞”名之,而当药用枸杞和非药用枸杞大量并存时期,医书药典所载枸杞必指明和规定产地。这说明很早以前人们就发现了枸杞的这一特性,并找到了简单而有效的区分办法,多次验证并代代相传,一直流传至今。

  2药食之争

  中宁枸杞作为药用枸杞在历史上一直有明确指代,史载“崇吾山枸杞”、“北山枸杞”、“陕西极边枸杞”、“西夏枸杞”、“宁夏枸杞”、“宁安枸杞”皆为药用枸杞。纵观这些称谓,有一个明显的特征,就是以产地标明药杞性质。按照这个思路,现在的药用枸杞统称为“中宁枸杞”即可区分药用与非药用枸杞,但事实并非如此。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异地引种的中宁枸杞面积超过200万亩,产量超过20万吨,几倍于原产地枸杞。自古以来,人们对枸杞的认知都是来源于药用枸杞的,今天全国枸杞市场的火爆,也是在人们生活水平提高之后,出于对养生保健的重视、出于枸杞药食同源的特点,对药用枸杞产生的巨大需求促成的。随着异地引种枸杞的大量出产和入市,非药用枸杞必然会冒充药用枸杞,搭上药用枸杞的快车,共享药用枸杞打下的江山、催生的市场和药用枸杞已经深入人心的品牌、口碑和认知。因此市场上就出现了大量以次充好、以假乱真、鱼目混珠、鱼龙混杂的假“中宁枸杞”,导致纯中宁枸杞、正品中宁枸杞在市场上一袋难求。更有甚者,一些枸杞商贩利用药用枸杞有药效、不粘结的特点,将药用枸杞与非药用枸杞按一定配比“做”出来,偷梁换柱、瞒天过海,冒充“中宁枸杞”。虽然药效有有无之分、品质有天壤之别,但这种做出来的枸杞与纯中宁枸杞外观相似,很难鉴别,极具欺骗性。枸杞入药数量多以克计,食用多以颗计,这种为了伪装和混淆视线掺入微量药杞、主体为非药杞的枸杞,对人体健康不但无益,而且有害。从入药的角度来衡量,以市售的包装为单位,只有100%的药用枸杞才称得上是“药杞”。

  药杞种种

  产地:

  药杞即指今宁夏中宁县境内清水河以东、牛首山以西、南北山之间传统种植区内出产的枸杞,是惟一入药枸杞。

  药性:

  药杞全身都是宝,根茎花实子蒂皆能入药。干果药效最丰,是平补、全补之药,可补肾益精,养肝明目,补血安神,生津止渴,润肺止咳。治肝肾阴亏,腰膝酸软,头晕,目眩,目昏多泪,虚劳咳嗽,消渴,遗精。

  十大功效:

  功效一, 提高机体免疫功能,增强机体适应调节能力。可扶正固本和扶正祛邪,能显著提高和改善免疫功能和生理功能,提高非特异性免疫水平,增强免疫力,增强机体功能,促进健康恢复,还能提高机体的抗病能力,抵御病邪的侵害,增强机体对各种伤害性刺激的适应能力,提高人体防御功能和忍耐承受能力。

  功效二,抗癌,抗肿瘤。能提高巨噬细胞吞噬功能,增强血清溶菌酶作用,提高血清中抗绵羊红细胞抗体的效价,还能增加抗绵羊红细胞的抗体形成细胞数量,抑制肿瘤生长和细胞突变,对癌细胞的生成和扩散有明显的抑制作用。对癌症患者配合化疗,有减轻毒副作用,防止白血球减少,调节免疫功能等疗效。含有的微量元素锗有明显抑制癌细胞的作用。

  功效三,抗衰老。自古就是滋补强壮养人的上品,能有效增强各种脏腑功能,改善对抗自由基的功能。可抑制肝LPo和血清LPo生成,并使血中谷肽过氧化物酶(GSH-Px)活力和红细胞超氧化物歧化酶(SOD)活力提高,具有延缓衰老作用。可改善大脑功能,增强人的学习记忆能力。

  功效四,保肝养肝。具有保肝补肾作用,能明显增加血清和肝内磷脂,对磷脂下降及胆固醇升高有明显保护作用,能抑制脂肪在肝细胞内沉积,促进肝细胞新生,可抗肝损伤,预防和治疗脂肪肝。有效成分枸橼酸甜菜碱具有治疗慢性肝炎、肝硬化等肝脏疾病的作用。

  功效五,提高男性性功能,治疗男性不育症,保护生殖系统。作为滋补强壮剂治疗肾虚各症及肝肾疾病疗效甚佳,能显著提高人体中血浆睾酮素含量,达到强身壮阳之功效,对性功能减退有明显疗效。对于少精症有提高精子数目和精子活力的作用,可治疗男性不育症。可使睾丸受损后的血清性激素水平升高,增加睾丸、附睾的脏器系数,提高睾丸组织SOD活性,降低丙二醛含量,使受损的睾丸组织恢复到接近正常水平。

  功效六,造血清血养血,降压降脂降糖。明显促进造血细胞增殖的作用,可以使白细胞数增多,增强人体的造血功能;可降低血压(收缩压和舒张压均见效果),降低血浆及血管中丙二醛、内皮素含量,增加降钙素基因相关肽的释放,防止高血压形成;能有效降低血清中甘油三酯和胆固醇含量,具有明显的降血脂、调节脂类代谢功能,对预防心血管疾病具有积极作用;能明显增强受损胰岛细胞内超氧化物歧化酶(SOD)活性,提高胰岛细胞抗氧化能力,减轻过氧化物对细胞的损伤,降低内二醛生成量。

  功效七,抗疲劳。能显著增加肌糖原、肝糖原储备量,提高运动前后血液乳酸脱氢酶总活力;降低剧烈运动后血尿素氮增加量,加快运动后血尿素氮的清除速率,提高人体活力,消除疲劳作用十分显著。

  功效八,抗辐射损伤。有抗Y射线辐射、保护机体的作用,可作为辅助药物来配合放疗等抗肿瘤治疗,减轻放疗的毒副作用,提高疗效,保护机体的免疫功能。

  功效九,明目。药杞尤擅明目,可促进生成视黄醇,提高视力,防止黄斑症,所以俗称“明眼子”。历代医家治疗肝血不足、肾阴亏虚引起的视物昏花和夜盲症,常常使用枸杞子。民间习用药杞治疗慢性眼病,枸杞蒸蛋就是简便有效的食疗方。

  功效十,美容养颜,滋润肌肤。富含多种强力抗氧化剂,可维持上皮组织的生长与分化,防止皮肤干燥和毛囊角化,起到美容养颜、滋润肌肤的作用。可以提高皮肤吸收氧分的能力,还能起到美白作用。对银屑病有明显疗效,对其他一些皮肤病也有不同程度的疗效。

  其它:可预防鼻、咽、喉和其他呼吸道感染,提高呼吸道抗病能力。通过调节内分泌,对过敏性炎症如过敏引起的胃肠道、关节疼、出血等症状有缓解作用。可以减轻体重,治疗肥胖症。还有改善分泌、治疗耳鸣功能。

  服用方法:

  药食同源产品,可入药作疗疾祛病之用,更可日常服食作养生保健之用。入药遵医嘱,按方剂服用。须久服,长期坚持食用。以干嚼为宜。玉米黄素等物质不溶于水,泡茶、煲汤应将果一并服用。须服正品纯药杞,夏果、老眼货、品质优者药效最佳。掺杂药杞及假冒药杞慎用。

【编辑】:
  领导之窗
U020160111643356786910.jpg
书记:赵建新
县长:陈宏
  中宁新闻
  图片新闻
县市场监管局“六查六看” 确...
教育局:“细化日常工作 创...
  要闻速递
主管:中共中宁县委宣传部  主办:中宁县互联网新闻信息中心

电话:(0955)5038686 传真(0955)5021826 邮箱:znxcb_xxzx@163.com 宁icp备14000952